明末风暴_十一、操演赌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一、操演赌斗 (第1/3页)

  叶乌鸦还是吃到了猪蹄磅,十多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都是能吃贪吃的年纪,他们家里都不宽裕,大多是镇子上大户人家的佃户,平时不是逢年过节,哪里有荦腥可沾!

  不过不是中午,而是晚上。受到教训之后,他们心中就算还有些不服,觉得俞国振三人并不是靠着队列,而是靠着敏捷的身手和个人的能力将他们击败的,若是给他们时间适应一下,他们便能仗着人多反败为胜。

  但是俞国振一句话就让他们垂头丧气了:“若是双方人数一样,你们觉得自己有可能获胜么?”

  三个人刺出长棍,就有那样的气势,若是十八个人同时刺出长棍,那气势岂不更加惊人?

  接下来的十余天里,这群少年总算学会了左转、右转、齐步、刺杀,虽然还算不上整齐,却也象模象样了。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四月二十二日,俞国振正象往常一样让这些少年进行队列练习时,却看到镇子里熙熙攘攘走出一群人来。

  为首的正是俞宜勤和俞宜轩这两位族伯族叔,他们带着家丁,直接向着这边行来。走到近前之后,俞宜勤笑嘻嘻招呼道:“国振,你过来一下。”

  “二伯,五叔,今天怎么有空到这儿来?”

  “总是操练也没有多少意思,听说国振的家丁练得不错,所以来看看……国振,我们让这些家丁比试一下如何?”

  俞国振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回镇子,却是听说了,俞宜轩请来远近知名的两位武师,带着家丁舞刀弄棒,操练得也很勤快。听到俞宜轩这样说,俞国振便知道,他恐怕别有用意,因此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等待他接下来的话语。

  “怎么,不敢?”俞宜轩用上了激将法:“国振不是说自己读了《纪效新书》么,怕输给我?”

  俞国振慢慢地笑了起来:“五叔究竟想要什么,就请明说吧。”

  他的笑让俞宜轩觉得有些冷,这位侄儿可不是良善之辈,想到这,俞宜轩收起了调笑之心:“你招些十四五岁的顽童有什么用处,我觉得……倒不如将银钱交到族中,由族里替你训练家丁,总胜过一群只知道向左向右的顽童。”

  “原来如此。”

  这是要收他的兵权了,俞国振倒不觉得奇怪,二伯五叔虽然也有些算计他,但至少没有做出四房的那种事情来,更重要的是,对于俞国振来说,他是一个白身,若想和官面上打交道,比如说蓄养家丁、拥有武器,总得打着有功名在身的五叔的名头。

  所以他不可能象对付四房那样直接将二房也除掉,因此,得让二房心服口服。

  “若是我胜了的话呢,是不是将族中的家丁交由我操练?”俞国振轻声问道。

  “那可不成,不过你这些娃娃家丁的开销,可以由族中拨付。”

  “不必了,这些娃娃家丁的开销,我支撑得起。”俞国振心中冷笑,看来二房是做了两手准备,如果不能直接控制他的兵权,那就用钱粮来间接掌控。

  双方约定的比斗方式,还是群战,各挑出十八人,用裹着石灰布的白腊杆子对击。俞宜轩原本是自信满满的,他的家丁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壮,而且又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