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扬明_章七 商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七 商社 (第1/3页)

  甲螺村位于八掌溪南侧的平原之上,李明勋的两艘鸟船可以逆流而上,从码头直接进村,村子里只有一百八十余户汉人,多是福建移民,共计七百余人,而丁壮只有不到三百。

  对于远道而来的李明勋等人,甲螺村的村民表现出了极大的友好和欢迎,甚至免费帮着往码头上卸货运货,还出让并打扫了十几间屋子用来安置远道而来的难民,他们这般热情并不只是因为林诚是甲螺村的头家,荷兰人认可的大结首,最重要的是林诚的慷慨。

  在大员的时候,林诚就通过何斌把甲螺村明年前半年的人头税和田税全部缴纳了,虽然村民仍然要偿还林诚,但是他们仍然非常感激,毕竟林诚是个慷慨贤明的头家,不似荷兰人那样因为欠税会打杀村民,当然,村民们不知道的是,林诚此举不是为了帮他们,而是为了半年内免除荷兰人对甲螺村的打扰,方便李明勋按照自己想要的去做。

  才进行简单的安顿之后,李明勋立刻把所有的男丁和壮妇集合起来,选择了甲螺村出海口一处平坦的地面之后,雇佣这些丁壮平整土地,搭建茅庐,修筑简易的码头,李明勋直接以盐巴、铁甚至银两雇佣他们,就连水手都加入进来,后来连孩子都从村中赶来,整个夜晚,海滩之上火堆明亮,村民们夜以继日的工作,按照李明勋的要求,搭建了两条宽一丈高八尺,长达二十丈的凉棚,为了在短时间内凑齐所需的木材、茅草,村民甚至拆了自家的门板、围栏和猪羊圈。

  第二天一早,阿海就带着几个会说土著话的少年,前往了昨日贸易的海域,到了中午的时候,上百艘独木舟从海湾驶入了八掌溪,停泊在了河边,无数穿着兽皮、蓬头盖面的土著男人、女人涌入进来,操着各式语言,加入了贸易的行当。

  虽然昨晚一夜未睡,看到如此多的人前来买卖,李明勋激动的没有一丝倦意,出乎他的预料,这些来自周围平埔族各个村社的土著很多都会说闽南语,想来他们也没少和福建来的商人交易。

  一捆捆的鹿皮、成筐的鹿脯以及各类的水产、瓜果换成了李明勋从大员港采购来的商品,然而,土著们的喜好出乎李明勋的预料,在工具之中,很少有人换取铁锹、鹤嘴锄,倒是对锋利的匕首和砍树、砍人两用的斧头更感兴趣,而他们对粮食丝毫无爱,更得到他们喜爱的是盐巴、蔗糖、胡椒、香料等调味品,而在其他商品方面,华丽的丝绸也比粗糙的印度棉布更加受欢迎。

  带着水手卫队负责市场安全的宋老七看到了李明勋心中的疑惑,解释了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和台湾岛上的气候和部落习俗有关系,用后世的知识来解释,这里尚且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而在密布着丛林,周围尚有八掌溪,外海因为黑潮也有数不尽的鱼获,无论是到林子里采摘瓜果还是捕鱼狩猎,对土著们来说,食物从来没有短缺的,而附近的村社近二十年在福建移民和荷兰人的逼迫下,也学会了种植作物,这解决了他们人口增长的问题,从未有过饥寒交迫之感的土著们更想从外来人那里享受一些从未享受过的东西。

  而从部落习俗上来讲,这里的平埔族村社已经归顺了荷兰人,缴纳人头税,但荷兰人接受他们供奉却也只是不攻击他们,从不提供保护,来自山林深处野蛮的高山蛮和北部那与荷兰人势成水火的大肚番国时常滋扰,而村社原始的部落制度让他们崇尚武勇,而割掉敌人头颅以证明自己的出草行为就是最好的佐证,所以他们也更喜欢武器。

  市场上的贸易在第二天达到了一个高潮,得到消息的村社越来越多,聚拢而来,两艘鸟船上的货物,除了李明勋按计划留下来的,其余在五日内全部售罄,然而,没有人提南下大员补货的事情,因为马上要过新年了。

  赚了大量钱财的林诚非常慷慨,把鹿肉、鹿脯和一些盐巴作为礼物分给了村民和难民,而李明勋则在崇祯十二年的最后一天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