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扬明_章二一六 战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二一六 战胜 (第1/3页)

  剧烈的海风袭击了斯德哥尔摩号,刮的帆索哗啦啦的响动,而天空之中开始积攒黑色的云朵,一大片黑色的云雾向着舰队席卷而来。

  雨点很快像冰雹一样砸了下来,瑞典的贵族们忙着让年轻的国王躲进安全的舱室,而作为舰长的魏云帆一边让通讯兵用通话管寻找航海长来舰桥,一边下令水手长带领水手收起船帆。

  上百名水手登上了桅杆,在号子声中,利用滑轮组收起船帆,这就是斯德哥尔摩号这艘船的弊端,虽然这艘船花费了超过六十五万的帝国银元,但大量的资金用于装饰豪华的船体,像是收帆、排水用的小型蒸汽机,则被省掉了。

  当然,另一部分原因是,国王的坐舰,要尽可能的保持安静和干净。

  枪炮部门和甲板部门加固了几层甲板上所有物体,各类呼啸声和号子声响彻这艘战舰,而在船体外,海浪无情的拍打着船体,让通讯兵无法用传声筒进行交流。

  是的,在这个时代,声音小是真的开不了军舰。

  通讯兵轮番冲上航海舰桥,与魏云帆、大副商议如何做,成为了船上最为忙碌的人。

  一个小时的狂风骤雨之后,斯德哥尔摩号恢复了安静,舰船在大雨之中稳定下来,锅炉压力变得稳定,唯有那两根烟筒,虽然仍然使用,但黑色的煤烟从烟筒口就被打散了。

  航海长穿着雨衣跑到了舰桥上,在最危险的时候,这位航海长出现在了最高的桅楼上,用旗语、灯光通告全舰队,注意风暴,在风暴袭击来之前把信号发了出去,也被困在了桅楼上一个多小时,刚刚下来。

  风力仍然在加强,暴风逐渐变成了狂风,一阵阵的波浪横扫过来,拍打着斯德哥尔摩号,蓝色的海浪在船身上砸出一片片白色的浪花,舰队已经开始疏散了,特别是运载陆军的运输船队,向北而去,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们要搁浅在岸边,来拯救船上的‘货物’。

  风暴变的如同山峦一样,在海面上起起伏伏,魏云帆要向经验丰富的航海长询问天气,航海长原本是民船水手,长年往来于斯德哥尔摩与伦敦之间,对这里再熟悉不过。

  按照航海长的说法,夏季的波罗的海西部地区出现这种天气是正常的,但是不会持续太久,这种暴风骤雨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但航海长依旧很担心,因为每年都会有船只因为这类恶劣天气而翻覆,像是中国商船这类初来乍到的参与者,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会避开这几个月。

  “你说的恶劣天气区域,会包括西兰岛吗?”魏云帆问道。

  “这一次肯定会,我们距离西兰岛已经很近了,等风暴结束,天气晴朗或许就能直接看到哥本哈根。”航海长说道。

  魏云帆轻轻点头:“好的,你表现的非常勇敢,国王已经看在眼里了。现在回到你的岗位。”

  航海长前去了航海舰桥,魏云帆也则去了下层的装甲司令部,进入司令部的他看到了国王卡尔正站在窗边,透过坚固的玻璃看着外面滔天巨浪。

  卡尔换了一身新衣服,头发还是湿润的,虽然此时的斯德哥尔摩就像巨人手里的玩偶一样被甩来甩去,但这位国王却没有一丝恐惧的模样。

  “魏,你看这海浪,像不像一堵又一堵的墙?”卡尔国王问道。

  魏云帆点点头,只是回答了一个是。卡尔脸上浮上了一丝笑意,他一直很赏识魏云帆,因为这位中国军官做事一丝不苟,从没有一点的多余。

  “面对此情此景,你就没有什么感想吗?”

  魏云帆说:“有的,国王陛下。”

  “哦,我想听听中国军官的想法,就在刚才,我看到你的沉着指挥和勇敢无畏,而我身边的几个贵族已经吓的要尿裤子了。”卡尔说。

  “我只有个人的感想,与军官身份无关。”

  “那我也很想知道。”

  魏云帆说:“我想起了小时候养的一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