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扬明_章二一九 罐头 还是罐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二一九 罐头 还是罐头 (第1/3页)

  段毅仔细观察着这两个长颈广口瓶制成的罐头,问道:“这应该很贵吧。”

  骆飞一边从袋子里掏一边说道:“大哥手里那个是军官所用的,一个银元十个,这个是士兵版本的,一个银元十四个。这还是现在的价格,量产之后价格还能更便宜一些。

  对比海军从南非订购的黄桃、菠萝罐头,从北美行省订购的苹果和梨罐头,我们的价格并不吃亏,只是人家是镀锡铁的,保质期长一些。但海军为了扶持大西洋城的产业,还是优先订购我们的。

  尤其是北海演习这种短程军事行动,半年的保质期就足够。而海军能把瓶子带回来,我们还能打折呢。”

  段毅看了一眼士兵版本的那个罐头,个头大了一些,打开之后,发现了区别,里面的蓝莓果子大小不一,与军官所有的都是大果不同。而更大的不同在于颜色,军官享用的颜色是蓝色的,而士兵版本的红的发黑,他尝了一口,很甜,甜的有些发腻了。

  “这是谁想出来的?”段毅问道,他说:“能在大西洋城把水果罐头做到这个价格,蓝莓肯定是本地产品,当地有蓝莓种植园吗?我可一点没有听说过。”

  骆飞微微摇头:“没有,这些蓝莓都是野生蓝莓。”

  蓝莓罐头,其中玻璃瓶和糖需要进口的,恰好,加勒比海地区是世界上几个大的糖料出口地。军官版本的罐头所用的糖料是冰糖,来自南非行省,是当地的糖商进口巴西的糖制作的。而士兵版本的蓝莓罐头用的则是加勒比海当地的红糖和黑糖。

  至于主要材料的蓝莓,则是大西洋殖民地的特产。

  骆飞还在裕王身边的时候,就曾经与大西洋舰队的一支前往纽芬兰岛过,还去过法国的殖民地,后来因为受伤离开,加入了船运公司,他的足迹遍布了新大陆的殖民地。

  尤其是去年在纽芬兰岛设立收购点之后,骆飞发现,在大西洋城北方的土地上,野生蓝莓到处都是,大西洋城的一些妇女,也从北方买来蓝莓,做成果酱、果干给孩子们当零食。

  更重要的是,蓝莓的采摘是与大西洋殖民地支柱产业鳕鱼产业是分开的。

  在纽芬兰渔场发现的早期,欧洲渔民并不敢上岸,他们只敢在海上‘捕湿鱼’,那个时候,渔民在长长的鱼线上拴上很多鱼钩,挂上饵料后扔出去,只需要半个小时拉上来,就可以收获很多鳕鱼。鳕鱼的容易咬钩,是会让后世那些钓鱼佬流口水的,什么打窝之类的,完全不需要。

  而船上摆开几张桌子作为流水线加工鳕鱼,鳕鱼被砍断头,然后由另外一个工人去除内脏,第三个工人去除鱼骨头,之后就能扔进高浓度盐水的大桶,腌制一整天后,然后捞出来放在存放的大桶里。

  后来,为了更多收获,渔民开始大着胆子登陆纽芬兰岛,在上面建立了晾晒场,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只需要很少的盐,就可以加工出大量的鳕鱼干。

  而经过上百年的里程,欧洲渔民发现,二月到五月是纽芬兰渔场捕捞和加工鳕鱼的最佳时期,这是鳕鱼的繁殖季节,在大浅滩的温暖水域会得到很多的鳕鱼,而这个季节,在纽芬兰岛上,很多积雪还在户外,积雪和寒冷的气候让细菌和昆虫不能伤害到鳕鱼。

  加工鳕鱼最好的天气就是寒冷且干燥,但是这个寒冷不能太寒冷,最好的气温是略高于零度,而干燥也不能太干燥,略有些雨水才好。

  在帝国渔民抵达纽芬兰的时候,还曾嘲笑欧洲渔民懒惰,冬天就不干活了。帝国渔民在冬天哼唧哼唧的干了一个冬天,晾晒了很多的鳕鱼干,结果欧洲商人来到之后,直接不买,本国商船运送到欧洲,也以低于市场价出售。

  原因很简单,冬季严寒让鱼肉的纤维发生断裂,导致这类鱼是不能长期储存的。

  显然,欧洲渔民不是懒惰,而是有经验。

  一般来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